快捷搜索:

苏轼《洞庭春色赋》相符卷赏识

洞庭春色賦 吾聞橘中之樂,不減商山。豈霜餘之不食,而四老人者遊戲於其間。悟此世之泡幻,藏千里於一班,舉棗葉之有餘,納芥子其何艱,宜賢王之達觀,寄逸想於人寰。嫋嫋兮春風,泛天宇兮清閒。吹洞庭之白浪,漲北渚之蒼灣。 攜佳人而去游,勤霧鬢與風鬟,命黃頭之千奴,卷震澤而與俱還,糅以二米之禾,藉以三脊之菅。忽雲蒸而冰解,旋珠零而涕潸。翠勺銀罌,紫絡青倫,隨屬車之鴟夷,款木門之銅鐶。分帝觴之餘瀝,幸公子之破慳。吾洗盞而首嘗,散腰足之痺頑。盡三江於一吸,吞魚龍之神奸,醉夢紛紜,首如髦蠻,鼓包山之桂揖,扣林屋之瓊關。臥松風之瑟縮,揭春溜之淙潺,追范蠡於渺茫,吊夫差之惸鰥,屬此觴於西子,洗亡國之愁顏。驚羅襪之塵飛,失舞袖之弓彎。覺而賦之,以授公子曰:烏乎噫嘻:吾言誇矣:公子其為吾 刪之。中山松醪賦 首予宵濟於衡漳,軍涉而夜號。燧松明以記淺,散星宿於亭皋。郁風中之香霧,若訴予以不遭。豈千歲之妙質,而物化斤斧於鴻毛。效區區之寸明,曾何異於束蒿?爛文章之糾纏,驚節解而流膏,嘻構廈其已遠,尚藥石之可曹。收薄用於桑榆,制中山之松醪。救爾灰燼之中,免爾螢爝之勞。取通亮於盤錯,出肪澤於烹熬。與黍麥而皆熟,沸春聲之嘈嘈。味甘餘之幼苦,嘆幽姿之獨高。知甘酸之易壞,乐涼州之蒲萄。似玉池之生胖,非內府之蒸羔。酌以癭藤之紋樽,薦以古蟹之霜螯。曾日飲之幾何?覺天刑之可逃。投拄杖而首走,罷兒童之抑搔。看西山之咫尺,欲褰裳以游邀。跨超峰之奔鹿,接掛壁之飛猱。遂從此而入海,渺翻天之雲濤。使夫嵇阮之倫,與八仙之群豪。或騎麟而翳鳳,爭榼挈而瓢操。顛倒白綸布,淋首稳定郡王以黃柑釀酒,名之曰“洞庭春色”。其猶子德麟得之以餉予,戲為作賦。後予為中山守,以松節釀酒,復 以賦之。以其事同而文類,故錄為一卷。紹聖元年閏四月廿一日,將

苏轼《洞庭春色赋》与《中山松醪赋》相符卷,白麻纸,尺寸28.3厘米×306.3厘米,吉林省博物馆藏,均为苏轼撰并书。此两赋为白麻纸七纸接装,纸精墨佳,气色如新。

此卷是苏轼白书的《洞庭春色赋》和《中山松醪峨》。“涮庭春色”和“中山松醪”均为酒名。作者藉此抒发他因仕途崎岖而郁结在心中的不屈:“曾日饮之几何,觉天刑之可逃。”文章豪放畅达,想象雄厚:书法沉雄劲健,趁热打铁,珠联璧相符,堪称双绝。

作者去后记中写道:“……绍圣兀年闰四月廿一日,将适岭外,遇大雨留襄邑书此。”绍圣元年(1094年),书於被贬谪岭南途中的襄邑(今河南睢县)。

拖尾有元人张孔孙。明人黄蒙、李东阳、王辞登、王世懋、王世贞、张孝思题跋,以及乾隆皇帝的题跋和题诗。乾隆时入清内府,在此之前,图片中心流传有绪,钤诸家鉴藏印记数十方。《平生壮不悦目》、《书画记》、《墨缘舡不悦目》、《石渠宝笈续编》、《壮陶阁书而录》等书著录。并刊刻于《秋碧堂帖》、《敬一堂帖》、《三希堂帖》、《壮陶阁帖》等丛帖中,有影印本传世。溥仪出宫时将此卷携出,藏于长春假宫。1945年假满洲国覆亡,此件国宝着落不明。吉林省博物馆为此寻访了三十众年。1982年12月终于在一位中学教师家里找到了它,使这至宝重新得到了国家的珍惜。这是一件值得庆幸的大喜讯!

【全卷赏识】

【释文】

《洞庭春色赋 》

吾闻橘中之乐,不减商山。岂霜馀之不食,而四老人者游玩于其间。悟此世之泡幻,藏千里于一班,举枣 叶之有馀,纳芥子其何艰,宜贤王之达不悦目,寄逸想于人寰。嫋嫋兮春风,泛天宇兮安详。吹洞庭之白浪,涨北渚之苍湾。携佳人而去游,勤雾鬓与风鬟,命黄头之千奴,卷震泽而与俱还,糅以二米之禾,藉以三脊之菅。忽云蒸而冰解,旋珠零 而涕潸。翠勺银罂,紫络青伦,随属车之鸱夷,款木门之铜镮。分帝觞之馀沥,幸公子之破悭。吾洗盏而首尝,散腰足之 痹顽。尽三江于一吸,吞鱼龙之神奸,醉梦纷纭,首如髦蛮,鼓包山之桂揖,扣林屋之琼关。卧松风之瑟缩,揭春溜之淙 潺,追范蠡于渺茫,吊夫差之惸鳏,属此觞于西子,洗亡国之愁颜。惊罗袜之尘飞,失舞袖之弓曲。觉而赋之,以授公子 曰:乌乎噫嘻:吾言夸矣:公子其为吾删之。

《中山松醪赋 》

首予宵济于衡漳,军涉而夜号。燧松明以记浅,散星宿于亭皋。郁风中之香雾,若诉予以不遭。岂千岁之 妙质,而物化斤斧于鸿毛。效区区之寸明,曾何异于束蒿?烂文章之纠缠,惊节解而流膏,嘻构厦其已远,尚药石之可曹。收薄用于桑榆,制中山之松醪。救尔灰烬之中,免尔萤爝之劳。取通亮于盘错,出肪泽于烹熬。与黍麦而皆熟,沸春声之 嘈嘈。味甘馀之幼苦,叹幽姿之独高。知甘酸之易坏,乐凉州之蒲萄。似玉池之生胖,非内府之蒸羔。酌以瘿藤之纹樽, 荐以古蟹之霜螯。曾日饮之几何?觉天刑之可逃。投拄杖而首走,罢儿童之抑搔。看西山之咫尺,欲褰裳以游邀。跨超峰 之奔鹿,接挂壁之飞猱。遂从此而入海,渺翻天之云涛。使夫嵇阮之伦,与八仙之群豪。或骑麟而翳凤,争榼挈而瓢操。颠倒白纶布,淋漓宫锦袍。追东坡而不敷,归铺啜其醨糟。漱松风于齿牙,犹足以赋远游而续离骚也。

首稳定郡王以黄柑酿酒,名之曰“洞庭春色”。其犹子德麟得之以饷予,戏为作赋。后予为中山守,以松节酿酒,复 以赋之。以其事同而文类,故录为一卷。绍圣元年闰四月廿一日,将适岭外,遇大雨,留襄邑书此。东坡居士记。

【部门赏识】

漓宮錦袍。追東坡而不敷,歸鋪啜其醨糟。漱松風於齒牙,猶足以賦遠遊而續離騷也。

適嶺外,遇大雨,留襄邑書此。東坡居士記。

稀奇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挑供新闻存储服务。

Notice: The content above (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)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,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.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